支付收入下滑 拉卡拉如何“突围”?

时间:2016-10-19 10:21 来源:新京报 进入论坛 手机读报 我要评论 A+ A-

日益受到互联网冲击的情况下,“大手笔”挖来的银联高管们能否带领拉卡拉在支付领域突围? 【动向】 挖来银联“豪华”原管理团队 10月11日,孙陶然在广州宣布组建拉卡拉控股公司,同时将原来的拉卡拉拆分为拉卡拉支付集团和考拉金服集团,并同联想控股筹建一家新的证券公司。目前拉卡拉业务已涵盖支付、理财、征信、融资、社区金融等多个领域。

  2015年1月20日,广州市体育西横街,一家小超市变身拉卡拉小店。图/视觉中国

  借壳西藏旅游上市失败后,拉卡拉10月11日宣布挖来银联前高管团队坐镇新成立的支付集团,并表示仍谋求支付在A股上市。目前支付集团的业务收入占比达到了拉卡拉整个集团三分之二以上。

  10月16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的拉卡拉终端(含开店宝)的使用情况,多位店员表示目前终端数量跟前几年相比均有所减少。在赖以起家的便利店终端日益受到互联网冲击的情况下,“大手笔”挖来的银联高管们能否带领拉卡拉在支付领域突围?

 

88_3945505_b2e58e4cbddf86cdcb33f3590673a4b1_副本

  【动向】

  挖来银联“豪华”原管理团队

  10月11日,孙陶然在广州宣布组建拉卡拉控股公司,同时将原来的拉卡拉拆分为拉卡拉支付集团和考拉金服集团,并同联想控股筹建一家新的证券公司。目前拉卡拉业务已涵盖支付、理财、征信、融资、社区金融等多个领域。

  根据孙陶然的想法,所有一行三会发牌照的业务,都将装入新的支付集团,目前已经在接受专业机构的上市辅导,谋求A股上市。

  此次的焦点还集中在孙陶然新挖来的银联前管理团队:中国银联前总裁助理舒世忠担任拉卡拉支付集团总裁,一同加盟的还有银联原核心骨干肖波、袁晓寒等人。

  在银行系统工作多年的舒世忠于2002年加入中国银联,成为创始团队的核心成员。在银联的十几年内,舒世忠经历了银联自主研发的清算交易系统的上线、“62”开头的标准银行卡发行等重大事件,且在深圳、海南等地履历丰富、人脉广泛。

  “整个支付产业,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未来3-5年,增长不会低于两位数。”舒世忠在当天的发布会上表示,“今年来看整个支付产业是在20%以上,原来现金支付的一部分转换成了我们现在的电子支付。”

  在盈灿咨询研究员陈晓俊看来,新的高管团队首先要处理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在转型成综合金融服务商的路上,拉卡拉如何面对支付宝和微信们的围剿,“最早拉卡拉在便利店的机器用来还信用卡、缴费很方便,但现在这些支付宝微信都能做。”陈晓俊对新京报记者说。

  【走访】

  便民金融终端市场遇冷

  据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支付集团的业务收入占拉卡拉整个集团业务收入的三分之二以上。孙陶然在发布会上透露,拉卡拉预计今年利润将达到6亿。这一数字超过拉卡拉公布重组方案时,今年税后利润达到4.5亿的承诺。

  将业务重心转移到支付的背后,是拉卡拉赖以起家的便民金融终端(含开店宝)的遇冷。

  拉卡拉便民金融终端是拉卡拉最早用来抢占线下市场的主要工具,集合信用卡还款、缴费、金融等多功能于一体,开店宝则是在此基础上,新增了电商功能的一款产品。2007年,拉卡拉在北京、上海地区展开拉卡拉便利支付点建设,并在上海拿下了近2000家快客便利店成为拉卡拉便利支付点。

  10月16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地区多家拉卡拉小店、特约商户,多位店员对记者表示,目前仍然有人使用拉卡拉便民终端,但数量跟前几年相比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一般就是充地铁卡,有时候系统不好使我都让他们去地铁站充。”磁器口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店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平时用开店宝的次数不太多,有时有顾客要充话费,进来问有没有充值卡,我们没有,就会向顾客介绍用开店宝。其实平时用得很少,因为现在微信、支付宝也很方便,自己拿个手机就充了。”一家装有拉卡拉终端机的蛋糕店店员说。

  新京报记者也走访了商户们使用拉卡拉POS机的情况,在走访的12家店中,有4家使用的是拉卡拉的POS机,支付宝、微信二维码的线下推广已经抢占了拉卡拉原有的“蛋糕”。

  “现在是小金额用微信和支付宝、数额大的用拉卡拉POS机。”百环家园附近一家小超市的店员对新京报记者说。

  一位去年刚盘下一家便利店的店主告诉新京报记者,老店主用的拉卡拉POS机,但因为觉得微信支付宝也挺好用的就没用下去。

  10月11日发布会上,孙陶然谈到了便民金融服务。他表示,“这(便民金融)是2006年、2007年拉卡拉第一个服务,这个服务以前是我们的100%,但是现在即便在整个支付集团体系里面占比都已经下降到比较低了,收单还是我们相当主力的业务。”

  【行业】

  去年个人支付收入下滑11%

  从数据上看,目前拉卡拉在个人支付(C端消费者)上,正面对支付宝和微信的冲击。

  根据易观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75037亿元,环比增长25.68%。拉卡拉以4.4%的市场交易份额与支付宝、财付通占据前三位,但与支付宝(55.4%)和微信(32.1%)差距明显。

  根据5月份上交所披露的数据,2015年拉卡拉终端支付收入较2014年出现了下滑,整体个人支付收入也出现了下降。2015年个人支付收入为2.11亿元,下降幅度达到了11.4%。

  “受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冲击,拉卡拉个人支付业务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拉卡拉在今年5月份一份公告中表示,“拉卡拉将通过建立活跃有效的支付账户体系,实现不同业务之间的流量互通,同时不断创新和丰富金融服务和产品类别,拓展服务的应用场景,增强用户黏性。

  易观金融研究分析师王蓬博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商业银行、拉卡拉未来想要超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必须在推出适合用户的差异化产品基础上大力增加市场推广力度。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早就依托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积累了大量的用户,而且以后二者在推广渠道、入口、流量等方面的优势还会继续显现。”王蓬博对记者表示。

  【未来】

  打造支付手环 看起来很美?

  在个人支付上,拉卡拉确实开始寻求突破。去年9月16日,拉卡拉在北京发布可穿戴产品“考拉手环”,主打功能为线下场景的NFC移动支付,售价为398元。

  当天的发布会上,孙陶然表示,希望以公交刷卡的卖点吸引用户,目标是让10%的公交卡使用者转为手环用户。一年过去,对于手环的销量官方并没有透露相关的数据。

  10月18日,新京报记者登录了拉卡拉官方淘宝店,手环售卖页面中显示月销量为8,累积评价134条,除了好评以外,也有人吐槽:“刷卡不稳定”、“除了公交卡其他完全用不了,害得我到现在存了800元在卡里,用不了,也退不回银行卡”。

  在陈晓俊看来,包括apple pay、拉卡拉手环在内的NFC工具都面临一个问题,这些支付手段的推广工作远不及支付宝和微信。

  与二维码支付相比,王蓬博也不看好NFC的发展前景。“从目前来看,二维码支付更‘轻’,而 NFC支付产业链更加复杂,需要智能POS等信号接收设备。”王蓬博说,“二维码支付应用场景更加广泛,除了支付还可以理财、转账等,NFC支付应用场景相对单一。”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NFC支付不保留银行卡信息,不分流银行存款,安全性较高。

  “类似手环这样的产品肯定是未来支付发展的方向,但具体结果如何还是要看时间检验。”陈晓俊对记者说。

  10月18日,新京报记者就上述提到的便民终端遇冷、遭二维码支付冲击等问题多次联系拉卡拉方面,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得到拉卡拉的正式回应。有拉卡拉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便民金融包括开店宝这一块在拉卡拉业务占比已经很小,目前主要业务还是在收单市场上。对于二维码支付这一块,拉卡拉走的是和支付宝、微信差异化战略,集中在商户端(商户用机器扫个人的二维码),而手环也处于创新摸索阶段。

 

( 责任编辑:王泽 )
分享到:
大家在看
风云榜
面对最严互金监管 平台资本进取者大有人在
百度搜狗再次开撕 互诉对方输入法专利侵权
勿让“互联网+”教育沦为儿童的“玩具”
科技改变医疗 服务改善民生 互联网医疗创新与共赢之路
各方协同 借力“互联网+”共同守护舌尖上的安全
专题汇
加哥答

时下,许多人都享受着导航软件、叫车软件所带来的便利。事实上,“互联网+”与交通相结合的成果远不止于此。除了提高出行效率,“互联网+”变革了交通领域的服务与管理模式,改善了日常生活与公共安全。

短视频最初火爆到随后的沉寂,内容的匮乏是不可避免的因素。在未来,优质的内容依旧是短视频发展的重要手段和众多内容创业者的核心竞争力。从目前成功的短视频项目来看,优质的内容都是其收获关注和利益的基本要求。短视频的发展之路如海中行船,沉浮不定。此次今日头条等相关媒体集团再次在行业内注入大量资本,究竟是会引起短视频行业的再次起飞还是只是“炒冷饭”的,还取决于整个行业生态的发展姿态。

值得买
关注我
关注我们,精彩内容享不断!

用微信扫一扫

三鲜包子铺